上海劳动仲裁律师

  • 常越律师18512104020
  • 劳动案例

    上海劳动仲裁律师

    联系律师

    • 律师姓名:常越
    • 联系手机:18512104020
    • 电子邮箱:m18512104020@163.com
    • 执业证号:13101201911077839
    • 所属律所:上海科尚律师事务所
    • 联系地址:上海市普陀区曹杨路450号绿地和创大厦2001~2003号

    有限公司能否强制股东退股?

    作者:上海劳动仲裁律师 发布于:2020/7/31 13:12:03 

    裁判摘要:公司章程系公司内部“宪法”,在其内容系股东真是意思表示,且决议程序合法的前提下,在《公司法》允许意思自治的范围内的内容均属有效。另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中也肯定股东除名制度。故公司章程根据公司具体情况制定退股条件不违背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再无其他无效情形的前提下,应属有效。

    案情简介:某置业公司成立于2002年4月11日,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华某某。公司股东为华某某、王乙、朱某等28人。置业公司的注册资本为人民币(以下币种相同)70,000,000元,其中朱某出资210,000元,占比例0.30%。

    置业公司章程约定:第十七条,股东所认购的股份可以转让、依法继承。但为了维护公司内部稳定性,保持股东间良好的合作关系,股东在转让其全部出资或部分出资时,经营者或经营层股东有优先购买权;第十八条,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其出资时,必须以书面形式提交股东大会并经股东大会三分之二以上股份表决权的股东表决同意。经营者或经营层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未到法定退休年龄与公司主动解除劳动关系的应退出其拥有的股权;股东退股应按公司上一年度财务报表所反映的净资产比例与其结算……对结算方式不能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可提交股东大会经三分之二以上股份表决权的股东表决通过,决定其结算方式。如退出股权与公司长时间不能就股权收购达成协议的,原股东或公司可以自股东会决议通过之日起90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由法院依法就股权收购作出裁判。第二十七条,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普通决议需经二分之一以上股份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特别决议,如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合并、分立、变更公司形式、解散和清算、股东股权转让及变更等或董事会认为的重要事宜,需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股份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决议与章程具有同等的法律地位。第二十九条,召开股东会会议,一般应当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股东会应当对所议事项的决定作成会议记录,出席会议的股东应当在会议记录上签名。

    2014年5月9日,朱某向置业公司提交辞职报告。同年6月4日,置业公司作出《关于朱某同志辞职报告的批复》。记载:一、同意朱某的辞职请求;二、辞职批复后,请朱某于2014年6月12日之前来公司办理相关退工手续;三、根据公司章程第十八条规定……,请朱某于2014年6月20日前做好相关退股及股权转让手续,签署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及工商变更等相关法律文书。之后,置业公司为朱某办理了相关退工手续。2014年6月17日,置业公司向朱某发出《临时股东会议通知》,告知朱某于2014年7月8日下午14:00召开临时股东会,会议内容为对朱某辞职退股、股权转让、章程修改、工商变更等事宜形成决议。2014年7月8日,置业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一、根据公司章程第十八条规定……,股东大会认为朱某主动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应按照章程约定退出股权,并按2013年度财务报表所反映的净资产按比例予以结算;二、根据公司章程第十七条规定……,经公司经营层协商一致后提议,并经股东大会同意朱某持有的本公司0.30%的股权(出资额210,000元)作价750,580.52元由股东华某某、王乙受让。其中0.05%作价125,096.75元由股东华某某受让,0.25%作价625,483.77元由股东王乙受让。以上事项表决结果:同意的股东为27人,占总股数99.70%,不同意的股东为1人(朱某),占总股数的0.30%……

    朱某认为置业公司强制其退股,且置业公司按照单方面的财务审计报告作出了本案系争股东会决议。因此,2014年7月8日的《股东会决议》无效,经协商未果,故诉至法院。

    裁判理由及结果: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我国《公司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公司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的决议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本案中,置业公司的公司章程第十八条规定,未到法定退休年龄与公司主动解除劳动关系的应退出其拥有的股权,股东退股应按公司上一年度财务报表所反映的净资产按比例与其结算。因该公司章程经依法表决通过,且亦不存在违法之处,故对全体股东均有约束力。朱某于2014年5月9日向置业公司提出辞职,置业公司收到朱某辞职报告后,于同年7月8日召开临时股东会并作出决议,经股东大会同意朱某持有的0.30%股权(出资额210,000元)作价750,580.52元由股东华某某、王乙受让。该股东会决议附件《财务情况说明》显示,根据置业公司2013年度财务报表所反映的公司净资产,计算出朱某所持股权应享有的权益为1,128,580.52元,减去朱某于2014年1月已取得的分红款378,000元,实际为750,580.52元。由此可见,置业公司的涉案决议完全遵守公司章程的程式规定而作出,其内容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朱某辩称,置业公司《2013年度财务决算报告》中的公司净资产因遗漏固定资产故并非公司实际净资产,故按该财务决算报告结算股权对价侵犯了其合法权益。对此本院认为,首先,置业公司的《2013年度财务决算报告》在2014年初已经作出,属于公司年度常规财务报告,并非针对朱某辞职退股而特意作出。其次,上海XX事务所有限公司针对置业公司《2013年度财务决算报告》所作出的《审计报告》,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因此,朱某关于置业公司计量固定资产时存在遗漏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且该主张亦不符合会计核算原则。朱某据此进一步主张根据公置业公司《2013年度财务决算报告》结算其所持股权的对价无效的辩解,同样于法无据。关于在朱某所持股权应享有的权益中扣除分红款378,000元是否合理,根据置业公司2014年1月的股东会决议,虽然该分红款属于公司2012年第一次股利分配,但系在2014年1月向包括朱某在内的全体股东发放,而该分红款本身属于置业公司《2013年度财务决算报告》中净资产的一部分,故在按《2013年度财务决算报告》所反映的净资产结算朱某所持股权对价的情况下,在其股权转让价格中扣除上述分红款是合理、公平的,并没有侵犯朱某的合法权益。综上所述,置业公司于2014年7月8日作出的股东会决议并不违法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应为有效。原审认定涉案股东会决议中关于朱某所持置业公司0.30%股权收购价格的对应决议内容无效,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予以纠正。置业公司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案件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16)沪01民终378号

    律师实务分析:

    由上述案例可以确认,目前有限公司基于人合性的特征和《公司法》尊重公司意思自治的特点,公司章程在经过法定程序表决通过且不存在违法之处的情况下对于公司全体股东具备约束力。

    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中也对强制有限责任公司强制股东退股作出了肯定。

    综上,无论是在法理上,还是在最高院针对股东除名的制度上均持肯定态度。故在公司内部允许的前提下,股东之间可就相关制度进行协商,并以章程的方式记载下来,对于破解特定情况下公司僵局或者个别股东提前退出公司经营有着独特的用处。


    上一篇:定了!有限公司能否强制股东退股?

    下一篇:踢出工作群,不能视为解除劳动关系

    相关文章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律师

    常越 常越